当前位置:www.v1bet.net > 婴儿服装 >
婴儿服装

德国华人积极参加大选投票 关注经济、难民等议

发布日期:2017-10-05 点击数:

海外网9月26日电 德国大选揭晓,联盟党和社民党支持率大幅度下降,远远低于选前预测。社民党不再和联盟党组成联合政府,将成为反对党。旅德华人积极参与德国大选投票,哪些话题是他们最为关注的?

近日,华人互助网负责人朱旭东来到法兰克福Dornbusch区投票站,为他所支持的基民盟投上一票。他说,金融危机之后,德国也面临各种挑战,默克尔的表现还是令人满意的。人无完人,在2015年大量难民涌入的时候,默克尔激进的做法确实招来质疑,但两年后回头看,她的沉着应对,还是赢得了人们的信赖。默克尔给人一种“慈母”的印象,在纷繁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带给人安全感。社民党候选人舒尔茨虽然有在欧洲议会丰富的经验,但在处理复杂内政方面还没有体现出过人的才华。

朱旭东表示,此次大选中,令人担忧的是右翼势力的崛起。民调显示,选择党甚至会成为第三大党,这让人不安。右翼支持者的投票率非常高,所以他也鼓励身边的华人和德国朋友多去投票,发出自己的声音,用选票表明不欢迎右翼。

他还说道,华人在拿到德国护照并不意味着融入了德国社会,融入是一件长期和持久的事情。只有积极和他们交流互动,做到相互尊重、理解和信任,才能真正融入到他们的小圈子中。

家住法兰克福的马红文祖籍湖北,来到德国已经20多年,www.qg222.com,现为德国湖北社团联合会执行会长。因24日出差,不能在居住地投票站投票,他早早填好选票,以邮寄的方式,行使选举投票的权利。他表示,德国的未来掌握在所有选民手中,真正关心德国未来命运的选民,都应该珍惜手中的选票。

马红文希望新一届政府,能够继续推动德国经济增长,使普通民众的生活质量能够逐步提高。他对难民问题也十分关注,他并不反对现任政府大规模接受难民的“人道主义之举”,但是前提是要保证社会的安定和安全。

家住波恩的金建书祖籍浙江,24日中午,他在离家不远的投票站为默克尔投上了一票。金建书对记者表示,总体而言,他对默克尔总理在第三个任期中的表现感到满意。德国经济在欧洲一枝独秀,失业人口减少,社会稳定。他说,作为一名普通的选民,最希望看到的是社会稳定,这样人们才能享受幸福的生活。

金建书在当地组建了颇有影响力的中德文化交流波恩嘉年华协会,积极从事中德文化交流和中文教育推广工作。他说,许多联盟党的朋友都对中文教育在当地的推广表示出热情,并提供了大力帮助,这令他对联盟党产生了好感。

同时金建书还表示,虽然默克尔因为难民问题支持率有所下滑,但是她仍然在人们心中树立了一个“稳健的政治家”的形象。

德国施韦青根市绿党籍市议员、22岁的华裔女孩王伟华在今年3月底该党Kreisverband Kurpfalz-Hardt地区理事会选举中,当选为理事长,同时她也是6位新理事成员中唯一的女性。24日的这一票,她当然投给了坚持“生态优先”理念的绿党。

两周前,德国绿党主席约茨德米尔(Cem zdemir)来到施韦青根市进行选举造势,王伟华作为主持人串联了当天的各项活动。他们打出的口号是:绿色环保不是一切,但失去了绿色环保,我们便失去了一切。

王伟华对记者表示,绿党不仅仅是一个理念前卫、年轻的政党,更是一个组织年轻的政党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绿党的队伍中来。她现在在KreisverbandKurpfalz-Hardt地区成立了年轻绿党协会,团结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建立组织,让大家更有参与感和责任心。

她还补充道,在坚持绿色环保理念和推动能源转型等方面,绿党的理念也得到了其他政党的借鉴和采纳。“这虽然会某种程度稀释我们的选票,但也证明了我们所坚持的道路是正确的。”

哥廷根大学的傅晓明教授于24日上午十点前后在当地投票站投出了自己的选票。欧洲时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傅教授,请他谈谈对大选的个人感受。

“各个地区每个政党选票多少,与当地选民的构成密切相关。哥廷根以大学生、工人为主,雇员居多,自己不当家,阶层对资本、对经济发展迫切性的要求相对不是很高,选民更多希望政党能体现个人利益和福利。倾向于中间偏左,所以这里基本上是社民党和绿党的天下。”他继续说:“而在大城市或者移民多一点的地方,要以发展经济为诉求,更倾向精英治国,不希望太多冗余成员,整个氛围就偏右一些,比如在德国西南地区和巴伐利亚州,感觉很明显。”

傅教授谈到自己的关注:“各大政党今年竞选没有过多涉及中国事务,我一般看看他们的竞选纲领,比如外国人政策如何,对经济发展有什么实质上的建议。”

对于今年大选结果的预测,傅教授认为跟民意调查相差不会太远。“联盟党和社名党肯定得票率最高。社名党的舒尔茨老先生没有在关键时候顶住压力,主要是政策乏力,没有体现出特色。他刚出来时让人耳目一新,毕竟大家都有审美疲劳。但如果没有政策做支持,就只是昙花一现。还是需要有对应的政策来推进其理念,体现其真正的政治抱负,而不是做做秀。”

“老天不作美,下雨。我的选区投票点设在附近的一个老人院楼下,比较人性化。德国许多城市的点都设在中小学内,大家容易找到。”马格德堡应用科技大学的丁永健教授对记者说。

对华人参政议政话题,丁教授说:“对于已入德籍的华人,选举是公民的权利和义务。如果说大多数第一代华人对被选举权不太重视,毕竟竞选活动对非母语者事倍功半,那么选举权绝对不该放弃。德国华人除了德国公民义务外,是否还有其他特殊利益?我认为是有的,但不多,比如各党对华政策有区别,但又不是选举考量重点。选举毕竟以内政为主,外交为辅。”

他认为,华人选举,应以“各党执政纲领是否符合个人及家庭利益为决策基础”。“我个人对执政者的第一要求是要把国家经济搞好,让人民丰衣足食,有工作可做,有学校可上,有病可医,也就是说看它的经济政策。这方面自由民主党FDP的立场比较符合我的胃口:以市场经济为主,国家制订法律框架,较少干预企业,不能既做裁判又自己踢球。FDP对公民隐私、个人自由的尊重也一直高于其他几个政党,外交政策一直比较温和、较少斥诸武力。”

出于有利组成联合政府的考虑,丁教授认为选举时还应考虑哪种联盟。他说:“比如黑黄联盟或红绿联盟。当务之急,结束目前大联盟政府,恢复较强的反对党力量,牵制(估计会连任的)默克尔总理,也是一个考量。”(欧洲时报德国版微信公众号)